在北京玩经典车,说永不报废有多难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1-07 05:57

原标题:在北京玩经典车,说永不报废有多难

无论是张昊还是蒋晨,我们都对他俩很熟悉了。包括他们的这两辆车也见了不止一次,别人的混合动力汽车都换成特斯拉了,他俩还是不忘初心。正因为如此,每一次北京对老车报废或者排放标准限制的政策一缩紧,各路媒体们都会把张昊、蒋晨这样的老车玩家们拉出来放在闪光灯前和显微镜下,一边代表车友们向他们表示慰问,一边想要放大他们的无助。好像他们患了某种慢性疾病,每一次更严苛的政策砸下来,都像是医生又一次宣布他们的病症更加恶化了,免不了长吁短叹一番,更有人会把他们的情绪夸张一番,故意渲染成高压政策的对立面,以便制造噱头把这个话题推到风口浪尖上。

这次颁布新政策的是深圳,按说应该是向首都看齐。北京的老车玩家们相对平静了,不用担心每年验车的次数又会累加。但我们还是把他们约了出来,想实实在在地了解他们自己的想法,并且保证一点不添油加醋跟你们分享。

两人的宝贝经历很像,不但是中古车,还都是小众的旅行车。张昊那辆是奔驰C 180 Estate(W202),蒋晨的那辆则是B5.5那代的帕萨特旅行版。两人的车之前都是领事馆由外籍人士带到国内的使馆公务车,后来卖到民间。张昊的C 180 Estate故事更曲折一点,这辆车直接从上海领事馆被卖给新疆的一个老板,原因是当时照片变形,那位新疆老板以为这是一辆SUV。

蒋晨那车的干净程度是会让人铭记的,即便如此,每次进他的车还是会再次让人惊叹这辆车怎么可以这么干净,我怀疑他每天清理车的次数比刷牙要多。当然,干净只是表面看得到用心,蒋晨在入手这辆帕萨特之前就在网上仔细研究这个车可能会出现的问题或隐患,入手后开去修理厂对这些问题逐一排查,更换老化的部件……由于这辆车的配件不好找,整个过程花了两年时间。问到蒋晨如此专注老车的原因,他说很简单,老车能帮你代入那个你怀念的年代。年轻的时候喜欢的车买不起,等现在有足够的收入了,自然要为自己圆梦。而且,大多数开老车不喜欢新车的人为的就是跟别人不同,或许因为开一辆需要下更多心血的老车,不言而喻便可以证明自己对车深沉的喜爱。

张昊的C 180或许因为在边疆待过,车需要打理的地方更多,在五年的时间里张昊为这辆车做了大量的翻修维护工作,包括底盘、发动机的大修,整车的漆面也重新做了一遍,容易老化的塑料件也换成了新的,内饰桃木面板也是张昊从日本带回来的。张昊自豪于后座和后备箱之间的那个安全隔离网兜,这种东西是在特斯拉上面找不到的。一辆W205的奔驰C级

旅行车开过去,我问张昊,你难道不喜欢新车吗?他说,新车功能固然很多,但新车不是个“玩意儿”啊……你看,我那辆车的颜色和我的内饰颜色是一样的,那是老车才有的讲究。新车固然强调个性化,但个性多了也就乱了,也就没有调性了。不是因为它老,就说明它过时了。我认识很多90后甚至95后都喜欢去买一辆老车,说明老车虽然是一个时代的产物,但它的设计有足够的规范和魅力去吸引任何人。

与开新车不同,开老车的人会享受自己与爱车的过程,不仅是驾驶它的过程,还是一点点恢复它、维护它的过程,这个过程里车主倾注了更多的爱,所以国家放出高压政策的时候,车主们的心才会痛。并且,现在他们的心情是忐忑的,鬼知道接下来还有什么政策等着我们。

蒋晨在谈到这个问题时,并不健硕的身体里迸发出强烈的能量,他说,我们特别理解环境保护的重要性,也理解国家颁布这些政策的初衷,像我们这样的忠实车主,非常愿意在经济方面付出更多代价来换取老车的路权,哪怕是部分路权,只要能给我们经典车爱好者留条活路就行,千万不要一刀切!蒋晨觉得,欧洲国家相关管理制度就比较值得学习,虽然那些规定琐碎,但基本能照顾到所有人的利益。反观国内政策,他只能不断调整自己的心态。但是深圳不按期报废就不让更新购车指标这条政策比较让人难以接受,一刀切的做法在任何时候都是不可取的。深圳是特区,总会实验性的实施一些法规,蒋晨建议深圳公务员们过关去看一下香港,看看香港的老车是不是不能进中环、只能在锦田开,看看香港人是不是不报废老车就丧失新的购车指标?一个负责任的政策应该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比如老车排放标准在各地的统一、验车标准的统一以及相关限行的条件细化等,政策应该是这样不同情况不同对待的去服务人民,而不是简单粗暴的限制。

张昊对政策的态度要委婉一些,他一再嘱咐我要传播正能量,我们要充满希望地往好的方向看:政府越来越严苛的排放法规约束虽然是一种全国性的趋势,其实最早出台这些政策的肯定是北京,深圳只是在推广效仿,同样北京的政策也会最早变得更人性化。我们应该看到这些政策是约束不符合排放标准以及不按时验车的老旧车辆,并不是针对经典车爱好者。虽然我们会受到影响,但从另一个角度出发,这些政策会像大浪淘沙一样挑剔出真正的经典车爱好者,这些人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会按时去验车,去升级自己爱车的排放标准,从而把它们留在身边。张昊相信,这些政策也正在经历从原始到更加人性化方向发展的过程,我们只要坚持下去,就会迎来更加科学的机动车管理政策……

两位爱车的人,一位义愤填膺的渴望理解,一位充满希望的积极等待,他们大概能代表绝大多数经典车

爱好者的心声了。他们明白,对经典车的围追堵截并不能代表社会时代的进步,那些生产出高科技新能源汽车的国家的汽车企业家和设计师,无不同时乐衷于每年举办各种老爷车展示和比赛,老车的路权可以被抹杀,但老车的文化不会,像张昊和蒋晨他们对老车的爱更不会放弃。如果下一条政策依然不近人情,我们只愿时间过得再慢一点。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